茄子视频懂你更app下载官网ele

   未分类

把一个角色演活,其实是一件很简单,也很不简单的事情。

说简单,是因为只需要让这个角色的言行,能够完美符合剧情逻辑,并且给这个人物几个高光的点,观众自然一看就忘不掉了。

就比如老花常开的孙悟空。

形象怎么立得住?

并不是一声“俺老孙”喊出来,这个角色就立住了。

而是要把这角色演出曾经大闹过天宫的狂,被如来佛祖压了五百年的怨,跟唐僧取西经的急,才叫孙悟空。

说不简单。

也就是在这儿了。

要把那劲儿演出来,有一万种的表现形式。角色的内核吃不透,选择的余地可能就耍棍子,呲牙瞪眼睛那么几种。

但是吃透了……就随便开花。

《炒冷饭》里父亲这个角色,李世信已经吃的透透的了。

都市类情感类的电影和话剧不一样。

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

在话剧之中,角色需要最最能体现出人物性格和剧中处境的方式来进行动作和台词的演绎。所以如非挽救演出事故,轻易不能改。

但是这种都市类的电影,李世信需要的仅仅是把这个角色立住,让人看过之后记忆深刻,把这个父亲的形象扎进观众的心里就算成了。

在参加《练习生》的节目闲暇之余,李世信就在钻研这个角色。

按照剧本中的体现,这个角色就是个有些惧内,但对女儿能发自心底宠爱,并且有素质有素养的一个老知识分子形象。

他心里,已经把整个电影过了一遍。不光是在电影的剧情之中,在电影的剧情之外,他也在联想这个角色。

比如这个角色,在女儿不在家的时候,他和老伴相处会是什么样子?比如在平时的生活中,他的为人处世是个什么态度?再比如这个角色如果不用剧本中的方式,还会有什么样的动作和语言体现?

这些看似无用的联想,其实就是丰富这个角色的过程。

将这些可能性在心里找到答案并化成形象,这个角色就有了精气神了。

有这么一个活的形象在心里,台词也好动作也罢,就是随手拈来的事情。

说的玄乎点,叫一技破万法。

说的实在点儿,就是身上有活儿。

李世信和别的演员不一样,从困在老人的身体里到现在,几乎所有的资源都是他自己争取到的。

每一次的演出机会,每一个角色,对于他来说都是来之不易。

所以玩归玩逗归逗,演戏这块信爷从不不秃噜扣。

这种认真,打动了司南。

下午的三场戏,都是家庭内景。李世信用自己对角色的理解,给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和冉子彤实力上了一课。

等到了晚上八点多收了工,李世信就被司南单独叫到了一旁。

“李老师,上午的事儿您别忘心里去。这段时间我的压力有点大,情绪上有些不稳定。跟这儿,我给您赔个不是了!”

面对的司南跟自己鞠躬道歉,李世信淡淡一笑,将人扶了起来。

“司导这话说的重了。都是为了工作,这点儿小事还值得您挂在心上?过去了!”

看着李世信脸上笑眯眯的样子,司南叹了口气。

要是所有的演员都是这样,那导演,得是多省心的一行当?

“李老师,您今天这三场戏,我服了。”

伸出大拇指,司南再次来了句彩虹屁。但是随即便将新版的剧本从马甲里掏了出来,有些尴尬道:“我有个不情之请,李老师,您能不能帮着看看,现在这个剧本还有没有能改动的地方了?”

见李世信没接,司南脸上的尴尬更甚:“本来应该是剧组编剧过来找您的,但是他们有点拉不下脸。李老师……”

听到这话,李世信抿嘴一乐。

但是却摇了摇头。

说实话,这三场戏下来,他对自己的表现也就只能打个一百分。

因为剧情已经被此前的改动搞的乱七八糟,带着镣铐跳舞,李世信靠着自己对父亲这个角色的理解,才做到看似举重若轻的地步。

开拍之前他已经大致的看了剧本,因为此前的种种改动,整个故事的走向,其实已经崩盘了。

他所能做的,就只有在现有的这个框架之内,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毕竟《炒冷饭》里,有很多看似和主线剧情无关的桥段都是不能改的——都特么赞助商的植入。

想要改,那就要涉及到剧组团队重新和赞助商团队进行沟通,规划广告文案,那可就是个大工程了。

不光是李世信没有这个权限,怕是连司南自己,也不一定能顶得住。

见到李世信摇头,司南再次叹了口气。

眼中的失望怎么也掩饰不住了,“李老师,您对新版的剧本怎么看?”

“狗屁不通。”

卧槽要不要这么真实?

司南咧了咧嘴,“我明白了。”

站在李世信面前沉默了半晌,司南摇了摇头,“李老师,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您接下来好好演,我后期给您好好剪。这部戏,不能一个出彩的点都没有。”

听到司南这么悲观的话,李世信点了点头。

他就是这么想的。

做好自己,其他的,爱死不死吧……

……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

李世信一面苟在别墅中不和外界接触,一面在剧组里用自己对角色的解读,一点点的将孙晓婷父亲这个角色,搭建了起来。

“大家伙都有了啊!李老师今天最后一场了啊!”

剧组。

一大早场地准备完毕,副导演赵新河便拍着巴掌,对剧组所有人嚷嚷了一句。

“李老师,今天这场戏,说的是婷婷母亲拉着你在民政局离婚,被得知消息的孙晓婷撞见,已经破碎的家庭间的谈话。您这部分的剧本台词是……”赵新河拿着剧本,摇头摆尾的走了过来。

习惯性的说到台词,他一愣,随即笑了。

他这一笑,一旁剧组的工作人员也都跟着乐。

几天下来,李世信在镜头前边,就没照着剧本背过台词儿!

却仍然挡不住将孙晓婷父亲这个角色演的活灵活现。

“去他的剧本吗,李老师,我们看您意思了啊!”

“OK。”

已经上好了妆,换好了服装的李世信掐了个手势,呵呵一笑起身站在了镜头之前。

按照剧情,这一场戏的发展是婷婷妈因为收拾婷婷爸的旧物件时发现了一个装满了女人照片和信笺的盒子,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来,婷婷爸的心里一直装着另一个女人,从而彻底抓狂。当即和婷婷爸爸到了民政局离婚。

而心中一直认为父母之间的爱情就是爱情完美形态的孙晓婷,到达民政局之后三观崩塌。询问父亲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引发的一段父女之间的对话。

原剧情中,最后这对老夫妻的婚没离上。

但是到了李世信这儿,他有自己的理解。

“各单位注意!第14幕,第6场,1镜,艾克神!”

民政局外景。

冉子彤饰演的孙晓婷钻出了车门,飞快的跑到了站在民政局大门口的父亲和母亲面前。

“你们俩,办完手续了?”

裴青扮演的婷婷妈红着眼圈,扭过了头去。

李世信则是低着头,没跟女儿对视,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支香烟,放在了嘴边。

但是看了看一旁禁止吸烟的标志,又拿了下来放进了兜里。

“我怎么办?”

面对不言不语的父母,入了戏的冉子彤刷一下眼泪就下来了;

“你们天天逼我成家成家,现在家倒是散了。

你们这样让我怎么下定决心去找一个可能会说爱我,可能会照顾,可能会说一箩筐山盟海誓也可能会在某一天突然变卦的另一半?

原来婚姻就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炸了的炸弹是吗?”

面对歇斯底里的质问,婷婷妈的眼泪汹涌而下,但还倔强着将身子更别过去了点儿。

明显,女儿的问题她回答不了。

看到裴青脸上明明伤感极了,却还装作强硬的模样,剧组的工作人员心中暗道了一声棒。

到底是老演员,角色拿捏的到位。

也就是这个时候,李世信抬起了头。

看着面前的“女儿”,他的憔悴的脸上,有一些歉疚。

“闺女,现在这个状况是我的错。作为一个丈夫,我需要向你妈妈道歉。是我的不坦诚,和可以隐瞒,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但是女儿啊,作为一个父亲,我希望你能从我和你妈妈的身上,更加的看清楚婚姻和爱情之间的关系。”

说到这里,李世信的眼中闪过了很明显的痛苦和悔恨。

那一双明亮的目光,仿佛因为过多的痛苦聚集,而将要溢出来一样。

让人看着,就心里被人揪了一下般的难受!

定定的看着“女儿”,他深吸了口气,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显得理性而克制。

这一系列的微表情,让坐在监视器后面的司南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什么是好的表演?

好的表演,就是让人能够感受到那股强烈的情绪在人物的内心里激烈的碰撞!

它爆发出来的时候,可以是猛火一般的组合拳。

它隐忍的时候,就是扎进观众心里,让他们疼,让他们堵,但是怎么也拔不出来的钉子!

“镜头拉近,李老师面部特写!”

随着司南的一声指令,摄影立刻响应。

特写镜头前的李世信,依然在克制着情绪,如同一本教材一般,把自己摊在女儿面前,为女儿呈现出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年轻的时候,在爱情和婚姻之间选择了后者。

我以为幸福和稳定的婚姻,会慢慢的弥补爱情的缺失。

但是今天的结果你看到了,我错的很彻底。

在过去的三十几年里我并不幸福,今天我和你妈妈的这个样子,也证明我们的婚姻并不稳固。

所以闺女。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才希望你能找到那个让你怦然心动,能够走到你心里并且他心里也有你的人,一起度过余生。”

台词进行到这儿,李世信眼里唯一的一颗眼泪,才随着他摇头的动作,滑了下来。

随着那一滴眼泪落下,他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明明是在笑,却比哭还难受的笑容;

“没有爱情的结合,什么……都不是。”

沉默。

面对李世信这一个任谁都无可挑剔的长镜头,场一片沉默。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

只有监视器后面,司南激动的攥着拳头,面对镜头中已经破碎的三口之家的沉默,倒数着。

“一!卡!”

“这一条,过!”

“李老师杀青!”

随着司南一声终于忍不住的大喝,场哗一声掌声雷动。

滴!

获得附加强烈敬佩的喝彩值,18272点!

“恭喜李老师!”

“李老师辛苦了!”

“刚才那段真的可以编进中戏的教科书了,李老师,您太牛了!”

收到一波中等量的喝彩值,面对场跑到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的道贺,李世信微微一笑。

“谢谢大伙儿,大家辛苦!”

“哎呦。”

一旁,刚刚从戏中情绪走出来的裴青,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拉住了李世信的胳膊。

“李老师,跟您演对手戏,可是太磨人了。我这心里边时时刻刻吊着,生怕接不下来。这日子,终于到头了!以后您要是进哪个剧组,可得提前跟我说一声。”

面对裴青的吐槽,李世信赶紧欠身赔了个罪:“真是对不住了裴老师,没剧本我随便演,难为您和子彤了。不过怎么着,以后我进哪个组,您绕着我走啊?”

“不,我也进!不为别的,跟您一起演戏,过瘾呐!”

裴青一咧嘴,伸出了大拇指。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