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app手机版下载最新

   未分类

曹刚站在家门口,听着方翠翠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叫骂,眼里闪着寒光。

毛小丫哪儿疼,方翠翠就指哪儿骂。

骂毛小丫是个不会孵蛋的母鸡,骂毛小丫吃里扒外,只顾娘家……

一句句的,戳的不仅仅是毛小丫的心窝子,还有曹刚的。

想当年,追求毛小丫这朵高岭之花的人,多了去了。

毛大志作为一家的顶梁柱,之所以答应把妹妹嫁给他,还是他指天立地的发誓,说如果毛大志真有那么一天,他这个女婿得照顾一下家里老小。

誓言犹如在耳,他媳妇不过给亲爹买封挂面……

想想他在家的时候,方翠翠对毛小丫那些浮于表面的好,想想毛小丫每一次提起方翠翠欲言又止的表情,听着耳边那不绝于耳的骂声,曹刚面沉如水。

毛小丫进门三年,每个月把工资如数交,家里家外的忙活,凭什么还得受这份闲气。

不就是一把挂面?

孝敬亲爹还有罪了?

曹刚听得心寒!

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

自己以后要是有个闺女,被婆婆这般拿捏,曹刚简直不能想。

曹刚抿了抿嘴,也没有进家门,转身去找了自家大伯父,也是曹家庄的会计曹大德。

曹大德正在吃晚饭,看到曹刚进门,连忙招呼他,“刚子,吃过晚饭没?陪大爹喝一盅?”

曹刚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挨着曹大德坐下。

曹大德家的赶紧拿了一副碗筷过来,曹刚也没有客气,端起酒杯就喝了起来。

曹大德这话对着曹刚说了不下百次,从少年到如今,唯有这一次,他应下来。坐下第一件事,就是喝酒。

曹大德看着曹刚,叹了一口气,“咋了?闷不吭声的喝闷酒!”

曹刚对着曹大德露出一丝苦笑,“大爹,我娘的声音,你又不是听不到……”

曹大德就是一顿。

两家只隔了一个晒坝,毛小丫回来以后,方翠翠的骂声就没有停过。

听了一下午,事情经过别说曹大德,整个曹家庄只怕都知道了。

方翠翠的心思就没有遮掩过,拿着大儿子和儿媳的工资,给小儿子修房造屋,买四大件,给小儿子找个好拿捏的媳妇。

这本来是家事儿,大家当做笑话听听也就过了。

可如今,曹刚坐在曹大德面前,说起这事儿,曹大德就不能假装不知道了。

毕竟,他是曹刚的大伯父,又是曹家庄的会计,曹刚没了爹,只有这么一个娘,找到他断家务事,也算合情合理。

曹大德放下酒杯,叹了一口气,“那你咋想的?”

曹刚抿了抿嘴唇,吐出两字,“分家!”

照理说,曹刚弟弟曹毅还没有结婚,提分家的事儿,显得曹刚就不那么地道。

可曹刚的情况摆在哪儿,方翠翠偏心到没边了,曹刚这个提议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曹大德想了想,点点头,“这事儿,我给你娘提。只是你娘那个性子,你主动提分家,只怕……”

曹大德没有说完的半句话,曹刚清楚明白。

主动提分家,不掉点肉,只怕不成。

可等到方翠翠主动提分家,只怕太难了。

一直养着方翠翠这个吸血鬼,曹刚倒是无所谓,可他舍不得毛小丫,舍不得她被骂,舍不得她跟着他受委屈。

曹大德看着曹刚闷不吭声的样子,就知道这事儿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方翠翠做事儿,曹大德也看不过眼。

眼前这个侄子,从小听话懂事。不过是因为当年生他的时候,方翠翠难产,就被忽视着长大。

直到曹刚考医专,能赚钱养家糊口,方翠翠才稍微分了点注意力给他。

本以为一家人会好好的过日子了。

哪成想,曹刚分配得好好的工作被人顶替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曹刚爹找人理论,半路却出了事故,曹毅因为逃学被开除学籍……

一连串糟心事儿后,曹刚干脆的在家里开起了小诊所,做起了赤脚医生。

好不容易凭本事赚了点钱,好不容易娶个吃国家粮的媳妇,三年也没有下个崽儿。

方翠翠前些年还好,毛小丫一直肚子里面没有消息,曹毅又找了个工作,方翠翠就故态萌发了。

前几次,也不过吵吵几句,曹刚回家前也就好了。

这一次……

哪知道就这么巧,被逮了个现行。

曹大德可以预见方翠翠分家的时候会提非分的要求,曹大德也可以预见方翠翠分家以后的日子绝对不算好过。

曹大德看了一眼曹刚,决定能拖一阵是一阵。

曹刚放下酒杯对着曹大德开了口,“这事儿宜早不宜迟,大爹……”

曹刚的声音里面带着点哀求的意思,曹大德最是受不住,叹了一口气,披了件衣服就往曹刚家里走。

方翠翠的骂声戛然而止,毛小丫透过窗户,看着曹大德的身影,皱了皱眉头。

她这个万事不理,老好人似的大爹,怎么会这个当头跑家里来了?

曹大德的面子,方翠翠还是要给的,把曹大德迎进屋里,端茶倒水的陪着笑脸。

没办法,曹毅的工作还是人曹大德找的呢!

曹大德本来就心虚,看到方翠翠忙里忙外,连忙劝住,“刚子妈,别忙活了,我过来就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方翠翠一脸茫然的看向曹大德,“孩子他大爹,咋了?”

曹大德看着方翠翠,“你这么大的声音,当别人听不到咋的?”

方翠翠撇了撇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的家事儿,还怕别人说咋的?”

曹大德看着理直气壮的方翠翠,心里暗叹一声,这事儿只怕跟曹刚说的一样,宜早不宜迟了。

“如果,听到的人是刚子呢!”

方翠翠顿了顿,虚张声势的吼道,“刚子听到又咋啦!我生他养他,他就得孝敬我。”

曹大德一听这话,那一点点不忍也顿时没了踪影。

“两口子一年到头的赚点钱,一分都没落到手。回娘家买封挂面都得被指着鼻子骂……谁家儿子孝敬娘,都没有这样孝敬的道理吧!”

方翠翠这个时候也回过味儿来了,“说吧!那个吃里扒外,有了媳妇忘了娘的东西,找你说啥了?”

曹大德看着丝毫没有悔意的方翠翠,气不打一处来,“刚子让我给你商量分家的事儿,你看着办吧!”

方翠翠眼珠子一转,冷笑一声,“想分家?成啊!

告诉那个孽障,想分家,就给我净身出户,每年给我一百块生活费,我就同意分家。”

Tags |